文元

单方面宣布洸伦结婚!

性转赛高🙈🙈🙈
我超爱他们!!!!(巨大声bb)

精神病人艾玛✖️护士艾米丽
自己文里的设定
望支持。
发了四遍我好累,为什么老福特要屏蔽老子????

Transience(2)

*精神病人艾玛✖️护士艾米丽
*这一章艾玛视角
(接上文,评论区链接)

       “我总是愿意把一切事物想的悲观,我认为这是构成我一部分的抑郁细胞在作祟,但是初次见到她的时候,我居然相信了一见钟情这一愚蠢的理论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病床小记

      我已经躺在这里,很久,很久了。
      好像每一天,都有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      而且以后还得这么躺着。
      医生说,在遇到我之前,他从没有了解到一个人类身上,可以装下那么多精神病。
      我听到以后,只是苦笑。有多苦呢,是嘴角再往上扬一度,都会觉得十分痛苦、难堪。
可我也不想哭了,因为眼泪都在抑郁症、焦虑症发作的时候流光了,清醒的时候,就变得麻木。
       我一天中只有12个小时是清醒的。其余十二个小时,我都在休克、无意识挣扎、疼痛、哭泣、嘶吼、失忆中度过。
       那些人都说着风凉话:“你要活下去,为了爱你的人”、“要对生活抱有希望”、“生活其实很美好啊,干嘛想不开。”
        可是对不起,真的没有爱我的人。
靠药物维持生命的生活,我也不太想过了。但他们非得让我活着。
       以一种卑微的姿态,活着。以一种被禁锢的方式,活着。以一种绝望的心态,活着。
在向往死亡这件事上,我和我的第二重人格竟不谋而合。我们都想过要自杀,都想拥有自由,不过她更疯狂一些。在手术后醒来时,看到脚上的疤,我知道她也想死了。
       医生们说,她只是想逃离这里,而只有我知道,她想脱离铁链,从十五楼一跃而下。我是她不为人知的知己,她住在我身体里,有时会向我倾诉。
      当时,我还不知道,这种生活即将被打破,不知不觉间就又强撑着活了一段日子。

      又是一个平静的午后,我睁开眼,却感觉有些异样,四处打量,发现一个从未见过的人。
       新来的护士吗。
       夕阳的光芒,柔和的色调,美的可怕。
       目光是我能想象的全部温柔。
       我想用尽所有美丽的词语形容她的侧脸,可偏偏这时才意识到,我躺了太久了,脑海中文学的那一部分早已僵硬不堪。
    犹豫了一会儿后,我唤了一声“护士小姐”。
    她转过头,我试着微笑。我希望她此刻看到的我是最好看的。
      她怔了一怔,然后匆忙道:“我是艾米丽,你的新护士,你...你好啊。”
     她过于紧张了,但很可爱。我上一次心像这样狂跳,是什么时候呢。“你好啊,我是艾玛。”
      那一秒,我或许是绽放的。

Transience(1)(园医)

*精神病人艾玛✖️护士艾米丽
* transience意为:短暂,无常,顷刻
*更新频率:两天一篇
*Be和He会有各有一篇,所以小伙伴们不用担心,有大家陪伴我将这个中篇更完,是文元的幸运💕
*初次更文,请圈内大大多多指教💕
废话不多说,以下正文:




         艾米丽初次见到艾玛的时候,实着惊了一惊。
        早有耳闻,医院为了维持她的生命,采取了许多万不得已的措施,可她怎么也没想到,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副场景。
        瘦弱无比的年轻女孩,双手被铁环牢牢扣在床的两侧,双脚上缠了整整三圈铁链,甚至腰上也有一圈麻绳,将她和床彻底固定在一起。
       这个时段,她已经注射了镇静剂后安静的进入了午睡时间。艾米丽放轻脚步,小心的靠近她,然后意外的发现:她憔悴的脸上居然点上了些笑意。
       梦到什么了?苍白的脸颊上两点小梨涡,衬得雀斑都十分可爱,睫毛长长的,不经意扇动两下,像是某种稀有的蝴蝶,让人想忽视那眼睫下厚重的黑眼圈。
       “她看上去只像个发烧的孩子。”艾米丽小声地向一同前来的护士嘀咕。
      “这是她三天来的第一顿好觉。”身旁的护士正往本子上写着什么,头都没抬就随口回了句,仿佛习以为常。

       艾米丽沉默了。

       过了一会儿,艾米丽注意到艾玛脚上的被子没盖好,便蹑手蹑脚的帮忙整理起来

       艾玛的脚白得没有血色,骨骼的形状分外明显,就如同一个无生命的骨架子,勉强支撑起人类的躯体。
       当无意中看到某一处时,艾米丽的动作停了一拍,紧接着,心跳似乎也停了一拍。
       随即,她意识到自己在颤抖。
       毫无征兆刺入目光的,是她脚背上纵横交错的疤痕。狰狞、恐怖、脆弱、扭曲,艾米丽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又一个恐怖的词语,仍难以形容这一切。
        就...就像是恶鬼所为。
        伤口虽然结痂,但艾米丽仍能看到鲜血淋漓,似乎是被刀具猛击所致。
        是谁。
        是谁?
        是谁!!
        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愤怒,她压抑着颤抖的声线,问一旁的护士:“这是...怎么回事。”
护士平静的抬起头,说到:“噢,这是又一次一个粗心的护工没有将她的双手绑好,当夜班护士来查房的时候,发现她正拿着小刀,一刀一刀的往自己脚上砍,被单被染成了红色,但她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痛,幸亏我们发现的早。”
      自残。
      护士假装没看到艾米丽放大的瞳孔,,自顾自讲了下去:“后来她清醒了,然后告诉我们,她当时可能是想逃跑,但是只有双手是可以活动的,于是她就拿起了一旁的小刀,砍断了腰上的麻绳以后,意识到砍不断脚上的铁链,就鬼使神差的想砍断自己的脚以逃出去。你别太惊讶,这还不是最可怕的。”她顿了一顿,接着说:
      “欸,你知道双人病房为什么只住了一个人...”护士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赶紧停了下来。
       “嗯?什么?”艾米丽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,没有听清她刚才说了什么。
       “噢没什么没什么!!”护士匆匆转移话题,“上级说了,以后,这个病人就归你管了!”她赶忙离开,艾米丽还在原地发呆。
医院窗边,难得的蓝天白云,艾米丽望着望着,出了神。是什么让好好的小姑娘变成了这样。
        突如其来,耳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,
        “护士小姐?”转过头,晶莹的绿色眼睛对着她笑。
      很好看,就像是昙花。这是艾米丽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。

“艾米丽
你要明白
我爱你浅蓝色的目光
大海般平静的心
连同你不为人知的肮脏血腥一起。”

艾米丽小姐的印象公主裙~
准备让庄园里的女孩子全穿上公举裙裙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