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元

单方面宣布洸伦结婚!

Transience(2)

*精神病人艾玛✖️护士艾米丽
*这一章艾玛视角
(接上文,评论区链接)

       “我总是愿意把一切事物想的悲观,我认为这是构成我一部分的抑郁细胞在作祟,但是初次见到她的时候,我居然相信了一见钟情这一愚蠢的理论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病床小记

      我已经躺在这里,很久,很久了。
      好像每一天,都有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      而且以后还得这么躺着。
      医生说,在遇到我之前,他从没有了解到一个人类身上,可以装下那么多精神病。
      我听到以后,只是苦笑。有多苦呢,是嘴角再往上扬一度,都会觉得十分痛苦、难堪。
可我也不想哭了,因为眼泪都在抑郁症、焦虑症发作的时候流光了,清醒的时候,就变得麻木。
       我一天中只有12个小时是清醒的。其余十二个小时,我都在休克、无意识挣扎、疼痛、哭泣、嘶吼、失忆中度过。
       那些人都说着风凉话:“你要活下去,为了爱你的人”、“要对生活抱有希望”、“生活其实很美好啊,干嘛想不开。”
        可是对不起,真的没有爱我的人。
靠药物维持生命的生活,我也不太想过了。但他们非得让我活着。
       以一种卑微的姿态,活着。以一种被禁锢的方式,活着。以一种绝望的心态,活着。
在向往死亡这件事上,我和我的第二重人格竟不谋而合。我们都想过要自杀,都想拥有自由,不过她更疯狂一些。在手术后醒来时,看到脚上的疤,我知道她也想死了。
       医生们说,她只是想逃离这里,而只有我知道,她想脱离铁链,从十五楼一跃而下。我是她不为人知的知己,她住在我身体里,有时会向我倾诉。
      当时,我还不知道,这种生活即将被打破,不知不觉间就又强撑着活了一段日子。

      又是一个平静的午后,我睁开眼,却感觉有些异样,四处打量,发现一个从未见过的人。
       新来的护士吗。
       夕阳的光芒,柔和的色调,美的可怕。
       目光是我能想象的全部温柔。
       我想用尽所有美丽的词语形容她的侧脸,可偏偏这时才意识到,我躺了太久了,脑海中文学的那一部分早已僵硬不堪。
    犹豫了一会儿后,我唤了一声“护士小姐”。
    她转过头,我试着微笑。我希望她此刻看到的我是最好看的。
      她怔了一怔,然后匆忙道:“我是艾米丽,你的新护士,你...你好啊。”
     她过于紧张了,但很可爱。我上一次心像这样狂跳,是什么时候呢。“你好啊,我是艾玛。”
      那一秒,我或许是绽放的。

评论(5)

热度(15)